联合报 东南亚国家为何不痛恨日本当年侵略

作者 足球直播 浏览 发布时间 17/05/18

  3月11日电 台湾《联合报》11日文章称,从国际政军兵棋的角度,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总统初选“超级星期二”的赢家,倘若当选总统,将为亚洲牵引何种新的权力互动?对于亚洲各国而言,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将为亚洲带来难以预测的风险。

  文章摘编如下:

  8月20日电 香港商报20日评论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日前发表战后70周年谈话引发周边国家谴责,但二战中也曾遭日本军国主义蹂躏的菲律宾不仅没有批评,反而一味称赞“日本在战后的努力”。当初,日军占领东南亚的时间只有三年多,其在东南亚的军事存在相对薄弱,对东南亚的殖民统治也相对柔性一些。当然,它仍然是不折不扣的侵略者和殖民者。

  文章摘编如下:

  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与过往很不一样,从立场激进又难以捉摸的共和党参选人特朗普,到国会孤鸟且拥抱社会主义的民主党参选人桑德斯,两人在内政、经济、外交政策言论,多有偏离美国两党固有主流立场,然自全国电视辩论以及党内初选开打一个月以来,却有出乎意料的支持率,美国此次总统选举真的“非典型”。

  特朗普搞得共和党形同分裂,桑德斯逼得民主党修正路线,美国两大政党同时出现“党内造反派”,对美国传统政治意识形态、选举操作模式、华盛顿利益建制、以及党内权贵政治运作,均形成巨大的冲击,也反映出美国选民对于国际影响力下滑、国内经济景气疲弱、政党恶性斗争,以及族群冲突加剧等,存在普遍的焦虑感,甚至得了躁郁症。

  外国人看美国总统初选,有如电视剧集“纸牌屋”的真人实境秀,是看热闹;教美国政府与政治的老师,面对固有典范的崩转,是授课的挑战;然而,对于亚洲各国而言,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将为亚洲带来难以预测的风险。

  一、从战略上说,菲律宾想联手日本共同对付中国;二、从经济上说,菲律宾想从日本那里获取实际利益。这两方面的原因确实存在,但问题是,菲律宾在有关日本侵略的问题上,一直表现得很宽容,并非近年来才如此。同时,不光菲律宾,其他遭受日本侵略和殖民统治的东南亚国家,如新加坡、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同样对日本侵略持宽容态度。

  借助日本赶走西方殖民者

  显然,上述国家对日本侵略的复杂态度不仅有现实利益的原因,更有深层次的历史原因。这些原因其实并不复杂,无外乎两方面,一是日本对侵略战争与殖民统治进行了有效的宣传和包装,有一定的迷惑性;二是这些东南亚国家战前普遍沦为西方的殖民地,战后能独立建国,客观上与日军赶走了西方殖民者有关。

  毫无疑问,日本对东南亚侵略并实施殖民统治,当然是为了扩大本国战略空间,掠取经济资源,而决非像它宣传的那样是想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时任日本首相的东条英机明确说过,“大东亚战争的关键,一方面在于确保大东亚的战略据点;一方面在于把重要资源地区收归我方管理和控制之下。”

  据相关资料,日军1940年在越南强征大米46.8万吨,1943年就增至102.3万吨。其他如对印度尼西亚的石油资源、马亚西亚的橡胶资源等,也都是同样采取了强掠政策。但同时要指出的是,为了实施对被殖民国长期、可持续的掠夺,日本在发展当地生产与掠夺之间注意把握了分寸,战时东南亚的殖民地经济也确实有一定的发展。这是普遍东南亚国家不痛恨日本侵略的重要原因。

  而从政治上说,作为对抗同盟国的一种手段,战争后期日本逐渐让更多东南亚国家实现所谓的“独立”。1945年3月,日军推翻了印度支那的法国殖民当局,宣布越南、老挝、柬埔寨三国“独立”。这样的“独立”当然是幌子,不过日本确实也扩大了当地精英的参政比例。

  美国两党党内初选仍将激烈竞争,总统候选人能否早日明朗,或者战线必须拉长到7月的党大会才能决定,目前仍有高度不确定因素;两个阵营的外交及国家安全顾问团队,何时组成并提出包含外交政策在内的政纲,还难看出端倪;其后的全国竞选及多场电视辩论,究竟聚焦何种议题,确实言之过早。在亚洲各国领导人与政策相对确定的情况下,与未来的美国总统竞选期间之可能变量,形成深刻对比。

  美国下一任总统是否延续奥巴马政府的“亚洲再平衡”,将关系到美国在亚太经济与安全战略态势,也将牵动美国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盟邦,以及东盟等区域伙伴之关系,更直接影响中国推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黄介正)

  就国家独立而言,东南亚精英普遍对西方殖民统治深恶痛绝,日军的到来被各国民族武装借重来抗击西方殖民者,双方连手赶走了西方殖民者。

  此外,日军占领东南亚的时间只有三年多,而且其军力主要被牵制在中国战场和太平洋战场,在东南亚的军事存在相对薄弱,对东南亚的殖民统治也相对柔性一些。当然,这决不意味着日军在东南亚扮演的角色如它宣传的那样是“解放者”,它仍然是不折不扣的侵略者和殖民者。(余永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