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备用中国时报:台铁怀旧便当热卖15年

作者 红足一世 浏览 发布时间 17/10/07

中国时报:台铁怀旧便当热卖15年怀旧经济当道

    2000年6月9日,停售32年的台湾铁路排骨菜饭便当于6月9日“铁路节”当天原味重现,有民众在开卖前一天中午就到现场排队,开卖当天,限量1000个,不到20分钟就卖完。(中时报系资料照片)

新华侨报:日本女性靠“借”东西过上好日子

  5月13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网13日刊文介绍日本人“少物好生活”的生活艺术,指近来有人流行靠借衣服、借宠物、借“大叔”过上高品质的生活。文章表示,生活是自己的,但生活所需可以从别处借来,这在将来或许会成为主流的社会形态。

  6月9日电 台湾《中国时报》9日刊文称,2000年6月9日,停售32年的台铁排骨菜饭便当于6月9日“铁路节”当天原味重现。怀旧铁路便当的热潮至今未退,每年6月9日铁路节前,铁路迷就开始讨论今年台铁会推出何种怀旧便当,台铁也从一般排骨便当,扩增到菜饭、养生、素食等多口种口味便当。铁路便当持续热卖,显示怀旧经济正当道。

  文章摘编如下:

  这股台铁怀旧便当再度打出名气,连以铁路便当闻名的日本都邀请台铁跨海参展,但因为台铁餐饮人手不足,无法答应,日本只好派出厨师来台学做台铁排骨便当,将怀旧便当的风味带回日本,果然造成大轰动。2003年台铁应日本新宿京王百货邀请,终于参加日本车站便当大会,仍造成大抢购,开卖当天700个便当15分钟就售罄。

  台铁铁路怀旧便当窜红,便利商店开始抢攻铁路便当商机,奋起湖、福隆、关山、池上等台铁沿线的铁路便当,入驻台湾各地便利商店,街道上也陆续出现了铁道便当销售店,连前棒球手黄平洋退休后也在台北天母开店贩卖“黄平洋铁路便当”。

  文章摘编如下:

  “少物好生活”,一直以来都是解释日本人生活艺术的关键,最近还出了一个扔东西强迫症的电视剧《我的家空无一物》,更有甚者,就是流行靠借度日,反正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最不可思议的是,靠借都能过上高品质的生活。

  28岁,正是爱美又有经济购买力的年纪,但是家住东京都中野区的28岁公司女职员高野好,只拥有一个迷你衣柜,里面仅四套西装和两件大衣、衬衫以及一些内衣服,其余的呢,全靠借度日。而且这个借不是跟闺蜜、家人借,而是利用服装出租公司租借,每月只要固定支付5800日元,就有穿不完的衣服,一次最多可以借5件,一个月里可以借多次不限次数,穿完也不用送干洗,只要装进送来的箱子里邮回去就可以。花一条短裙的钱,就能享受一个月的花样穿衣。

  高野女士认为,这种租借衣服穿的好处是,你不用花钱去买那些到了明年甚至到了下个月就不会再穿的衣服,还有那些一年里也没有几次出场机会的衣服。比如和朋友一起去看场歌舞剧,我穿上了租来的华丽晚礼服,朋友们都夸我像变了个人似的,但这种变化实际上是不需要太多钱的。

  据日本一家服装出租公司透露,在固定客户里,25岁以上40岁以下的女性居多,有像高桥女士那样讲究少物好生活的,也有的是因为工作和照顾孩子实在没有时间外出购物。

  在日本,萌宠的社会地位很高,享受从襁褓到坟墓的服务,而且是被当做家庭成员之一来对待的。然而这种家庭成员也是可以借来一用的。

  家住东京都江户川区的主妇青柳理惠几乎是每个周末都会去足立区的一家宠物店借狗,店里的一头2岁的金毛一见到她就摇尾巴,因为她从这头金毛4个月大的时候就几乎每周租借一次。青柳女士住在公务员宿舍里,那里禁止饲养宠物,而她又很喜欢跟萌宠玩耍。该宠物店共有16种宠物狗,每2小时的租金是3千日元,1个月的租金是5万日元,如果借出感情来,还可以把宠物买回家。

  据宠物店的店主透露,有很多主顾都是老年人,他们没有体力照顾猫狗,却也希望能有个萌宠给自己带来安慰,还有的年轻人会在约会的时候来借猫借狗,一是缓解约会无话题的尴尬,一是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喜欢小动物充满父性光辉的爱心人士。

  不仅萌宠可以租借,就连大活人也是借的到的。哎,不要误会,这里的“大借活人”可不带任何特殊服务哦。

  怀旧便当的推出,台铁本是为了庆祝铁路节的一项活动,演变成便当风潮,台铁也始料未及,2003年还结合观光部门推广海外旅客来台计划,让日本旅客搭台铁吃怀旧便当。一向吃以冷食为主的日本便当的日客,吃到台铁排骨热食便当,都赞叹不已。

  怀旧铁路便当的热潮至今未退,每年6月9日铁路节前,铁路迷就开始讨论今年台铁会推出何种怀旧便当,台铁也从一般排骨便当,扩增到菜饭、养生、素食等多口种口味便当,1年卖出的铁路便当就多达500万个,营收可达3.7亿新台币;各风景区的铁路便当也持续热卖,如福隆便当,假日都是大排长龙。铁路便当持续热卖,显示怀旧经济正当道。(黄如萍)

  今年48岁的西本贵信就是专门出租大叔的,1小时只要付费1000日元就能从他手里借到30岁以上70岁以下的男性。据西本先生透露,一般来租借大叔的都是些有苦恼的年轻女性,她们一般会带大叔去咖啡厅,跟大叔商量如何挽回恋情,或是吐槽办公室里的奇葩上司等,那些跟家人和朋友都无法开口的烦恼,憋着难受,于是就借个大叔来一吐为快。还有一些因为身患绝症而命不久矣的人,也会来借大叔,就是希望在人生最后一程上,能有个阅历丰富的人一起说说话。

  生活是自己的,但生活所需可以从别处借来,这在将来或许会成为主流的社会形态。(蒋丰)

本文由365备用http://www.lzcjwh.com/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