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欧美年轻人感觉代际不公平 凸显荒唐逻辑

作者 足球网 浏览 发布时间 18/01/01

  3月25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25日刊出美国学者文章称,大西洋两岸呈现出一些有趣的选举特征:年轻人投票方式与年长者大相径庭。一个巨大的分歧已经开启,它与收入、教育或性别的关系不大,而与代际关系较大。

  文章摘编如下:

  5月25日电 近期曝出的广西钦州市水利系统腐败窝案值得关注。有报道称,一个连签字权都没有的水利局副局长直至案发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企业送他116万元。对此,美国《侨报》日前刊文指出,不论是“老虎大开口”还是“小官巨贪”,多属典型的权钱交易。而这起“非典型”案例中的无权者也能让企业“拼命塞钱”,他们仰仗的,仍然是特殊官场生态养成的一种权力陋习。

  文章摘编如下:

  冷战结束时,一些人还没有出生,而另一些人还是孩子。

  年龄较长的中上阶层美国人和欧洲人已经过上了优渥的生活。当他们开始工作时,高薪工作在等着他们。他们的问题是想干什么,而不是必须得和父母亲住多久才能获得足以让他们独自生活的工作。

  这一代人期望安稳的就业,早早结婚,买套房子,最好再买个避暑别墅,最后有合理的保障从容退休。总体而言,他们希望比父辈过得更好。

  当今年长一代一路过来也经历了一些坎坷,但大部分情况下他们的期望实现了。他们从房子中获得的资本利得可能远远高于工作。他们几乎肯定认为这有些奇怪,但很乐意接受我们的投机市场给他们的礼物,还常常自矜于在正确的时候买了正确的东西。

  如今,年轻人的期望正好相反,不管他们位于收入分配的哪个位置。他们一辈子都得为失去工作岗位担忧。平均而言,许多大学毕业生需要好几个月才能找到工作,常常必须先干一到两份无薪的实习生工作。而他们自认为是幸运儿,因为他们知道,还有一些更倒霉的同龄人,其中一些成绩比他们更好,他们撑不了一两年没有工作收入的日子,也没有人脉在一开始就找到实习工作。

  今天的年轻大学毕业生背负着沉重的债务,越穷的学生负债越多。因此他们不会问自己喜欢什么工作,只想什么工作能让他们能够偿还学费贷款,这往往需要20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偿清。类似地,买房子是一个遥远的梦。

  这些难处意味着年轻人不会想太多退休后的情况。如果他们去想这个问题,他们会被吓坏:在极低利率可能长久维持的情况下,得有多高的储蓄(除了聊胜于无的社会保障之外)才能过上体面的退休生活。

  简言之,今天的年轻人从代际公平的角度看待世界。中上阶层儿童结局可能不错,因为他们可以从父辈继承财富。他们也许不喜欢这种依赖性,但他们更讨厌另一种处境:“全零开始”,手握一手烂牌,无法让他们争取到任何东西,好过上曾经被视为基本的中产阶层生活方式。

  这些不平等性无法轻易解释。这不是因为这些年轻人工作不努力:面对困难的包括那些学习刻苦、成绩优秀、所有事情都做“对”的人。导致了金融危机的银行家、经济持续萎靡的罪魁祸首带着巨额奖金全身而退,几乎没有人因为做错事而被问责,目睹这一切让他们更加觉得社会不公平,经济游戏被操纵。

  欺诈层出不穷,但不知怎地,没人真正犯过这一罪行。政治精英承诺“改革”将带来前所未有的繁荣。确实如此,但只是顶层1%的繁荣。所有其他人,包括年轻人,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不安全感。

  前所未有的社会不公、大规模不平等以及对精英失去信任,是当下政治摆脱不了的三个现状。

  在工程招标中受贿177万元落马的局长获悉此事也觉不可思议,“没想到无权的副局长能收那么多钱”。不仅如此,一些出纳、保管员等小职员也深陷案中,有人甚至直言:“我没有什么权,也没有主动要钱,老板却拼命塞钱过来。”

  回顾此前的贪腐案,不论是“老虎大开口”还是“小官巨贪”,多属典型的权钱交易。而这起“非典型”案例中的无权者也能让企业“拼命塞钱”,他们仰仗的,仍然是特殊官场生态养成的一种权力陋习。

  中国民间有句老话叫“县官不如现管”,意思是指,那些没有官衔的执行经办人,其影响力并不亚于有拍板权的官员。以水利工程招标案为例,企业一旦通过贿赂官员中标,自然希望尽快上马开工。但若基层公职人员有心推诿,难免节外生枝,企业贿赂小职员自然就变成“理性投资”。由此可见,行贿受贿背后总有一条利益链作支撑,链条上的每一环都需打点到,只有利益均沾让大家成为“一根绳上的蚂蚱”,才能维持链条不断。

  事实上,中国历史学者吴思很早就在其所著的《潜规则》一书中指出,中国古代官场中就有一种特殊的权力叫“合法伤害权”,手握这把利刃的除了官员,还包括基层衙役、兵丁等。百姓主动送钱给他们,就是为了“破财免灾”。

  换汤不换药不是办法。这也是欧洲中左翼和中右翼政党失利的原因。美国的情况则有点奇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比赛谁更能蛊惑人心,纷纷抛出可能适得其反的提案;而两位民主党候选人的主张确实能带来真正改变,但这可得过得了国会这关。

  如果我们不承认问题,就无法解决问题,我们的年轻人承认问题,他们感觉到缺少代际公平,并且理应为此愤怒。(约瑟夫•斯蒂格利茨,作者Joseph E. Stiglitz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现为哥伦比亚大学大学教授、罗斯福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

  这种现象在中国持续了上千年至今仍存。不论官员还是办事员,在工作中一旦让“私”占了上风,那么“有权任性,没权也任性”的怪象还会继续存在。

  治理该顽疾,需多管齐下。首先,要从制度上规范权力自身,中国正制定权力负面清单、推进简政放权、强化政府服务职能等均是这方面的努力。其次,继续强力反腐,重点管好“一把手”,避免上行下效,让“不敢腐、不能腐”贯穿上下。再次,要两头一起抓,像严打受贿一样严打行贿,理顺政商关系,一扫“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不良风气,确保官员有权没权真正做到“为民做主”。(钟海之)

本新闻转载于百家乐官方网站http://www.hfsjzs.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