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 活跃创业创新没有“一招灵”

作者 金沙娱乐 浏览 发布时间 17/04/21

  尽管前三季度GDP“破7”,但增长绩效显著,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了58.4%,比资本形成高出1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占GDP比重升至51.4%,自2014年以来对GDP的贡献超过第二产业,印证了“调速不减势,量增质更优”。

  可以说,经济成长在动力转换上的“新陈代谢”正在进行中,但新动力还难以弥补传统动力减弱所形成的缺口,这是GDP增速“破7”的主要原因。前三季度GDP核算的数据显示,虽然前三季度服务业强劲增长,推动实际GDP同比增长6.9%,但第二产业名义增加值同比仅增长0.2%,其中工业名义增加值同比下跌0.2%,创十几年来新低,这是经济增速下降的主要原因。

  北京1月12日电 (记者 傅艺明)“围绕创业创新的相关制度建设是个系统工程,具有基础性、长期性、综合性、协调性的特点。这些特定决定了鼓励创业创新必须扎扎实实从基本的体制机制问题入手。活跃创业创新也没有‘一招灵’。”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马名杰日前在北京表示。

  近日,由中国政府网、中国新闻社与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联合主办的第19次文津圆桌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是“‘双创’政策与创新创业热潮”,这也是文津论坛第五次聚焦于创业创新话题。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以来的“稳增长”措施非常密集,货币政策上“5次降息”、“4次降准”。截至目前,5年期以上贷款利率已“破5”、存款准备金率也回落到2008年三季度时的宽松水平,各项贷款基准利率均创历史最低水平。截至三季度,M2增速为13.1%,超过年度12%的目标;人民币贷款增长15.4%,今年三季度贷款发放超过3万亿元,同比扩张1倍多。

  今年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1-9月,财政支出累计同比增长16.4%,高于年度预算10.6%的目标。全年安排财政赤字1.62万亿元,比去年增加2700亿元,赤字率从去年的2.1%提高到2.3%。截至今年8月末的12个月,滚动财政赤字已接近1.75万亿元,超过了年度赤字预算。今年总共发布三轮地方债务置换计划,总规模达到3.2万亿元,在降低地方债务成本的同时,增加了地方可用资金。2014年以来,基建投资同比增速在20%以上,带动上下游的作用在增强。

  但是,固定资产投资、工业生产、工业企业利润滑坡趋势无好转。单位GDP对应的投资量从2007年的1:3上升到2014年的1:7,呈触顶之势,难有上升空间。目前,传统经济的体量已非常大,如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占规模以上工业的25%、投资占GDP比重超过60%,而互联网、新能源、高科技等新增长动力都是服务于实体产业的。因此,宽松政策无法阻挡传统增长动力下滑,意味着新增长动力不仅无法冲抵传统增长动力下滑的空挡,而且可能会被传统增长动力下滑所拖累。

  因此,要实现健康可持续的“稳增长”已无他途。必须以强忍“去产能”之阵痛,改变“僵尸企业”尾大不掉,适时“调结构”,为新增长动力腾挪出信贷资源、市场空间,从而真正实现可持续增长。

  应看到,重化工业、固定资产投资等传统产业或增长动力能够维持到现在,有三大助推因素。一是2008年以来的货币政策扩张。2008-2011年,M2增长分别为17.8%、28.4%、18.9%与17.3%,如此规模的资金供应很多都流向了传统产业、企业中,流入到投资中。特别是,2010年以来社会融资成本高企的背景下,倾向于传统企业的信贷资源,其利率水平比市场利率要低4-5个百分点,从而掩盖了传统产业或企业的低效,而商业银行为控制存量贷款不良率反弹,也乐于继续给予贷款。

  不止于此,近年来房价快速上涨是掩盖传统产业和增值动力低效的第二个因素。近年来,房价上涨推动房地产开发投资以年均25%以上的速度增长,占固定资产投资的20%多,联动上下游60%的投资增长,成为消化过剩产能和掩盖上下游低效行业和企业的主要因素。

  第三个因素就是地方政府的持续“救助”。2008年以来,先后有“扩内需”和“稳增长”两大经济战略。出于经济增长、就业保障、税收贡献、自身利益等考虑,地方政府在新上项目、信贷供给、产能消化上面,不断“救助”传统企业或产业。

  今年以来,尽管政策扶持力度史无前例,但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不断下滑,1-9月2.6%的增速创本世纪以来新低,也拖累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创15年新低。产能过剩加重的过程,也是债务压顶的过程,2014年企业部门占GDP的比重达到135%。目前,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连续14个季度反弹,控制债务和不良率,全面挤压传统经济的信贷可得性。传统产业或动力低效问题全面暴露,即便是货币和财政政策一再宽松,也无法改变这些“大体量”旧式经济下滑的态势。

  近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国有企业“优胜劣汰、有序进退”。同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近日主持召开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座谈会时说,“对那些僵尸企业、长期亏损企业和低效无效资产,要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抓紧处理”。这意味着,决策层已经意识到,政策激励解决不了传统产业“去产能”、僵尸企业效率问题,“去产能”和僵尸企业清退不解决,经济稳定的目标难以实现。

  马名杰在论坛上表示,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中国的创业创新活动产生了不少亮点,包括:创业创新环境得到改善;全社会创新和创业意识有了较大提升;信息服务、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新经济部门”成长迅速;通讯设备、工程机械、交通设备等装备制造业以及生物技术、新材料、新能源等新兴产业取得一些发展;服务业创新开始从餐饮、旅游、购物等生活性服务业进入到研发、工业设计、法律咨询等生产性服务业;大企业创新出现新动向;民间资本积极进入创业孵化领域等。

  “应该说,推动创业创新不仅是中国实现经济转型和增长动力转换的迫切需要,也是顺应全球经济和创新潮流的必然选择。”马名杰说。

  但马名杰同时表示,当前的创业创新活动也存在三大问题:

  其一是商业模式创新较多,知识和技术密集度高的创新相对较少,好项目难求成为了风投和孵化器普遍反映的问题,新经济部门远未成为经济增长主动力;

  其二是一些长期存在的体制机制问题尚未得到有效解决。企业负担重、金融改革相对滞后、信用体系建设滞后、知识产权保护尚且不足等体制问题有待解决;

  其三是政府职能转变尚待进一步落实。一些地方政府上项目、砸钱、“选赢家”等低效方式支持创业创新和新兴产业发展,继而引发了新的泡沫,这是亟待关注的重点问题。

  对此,马名杰提出,要在全面改革、发挥政策合力的同时,“在一些直接关系到创业创新的‘牛鼻子’问题上重点突破”:

  “一是降低企业综合成本,包括优化税收结构、降低企业税费负担和融资成本;二是高度重视科研经费和科研管理制度改革,为全社会输送高质量的科研成果;三是加强成果转化和技术转移的平台和机制建设,促进技术、资金在科研机构及企业间流动;四是强化知识产权保护;五是加快推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拓宽企业直接融资渠道;六是加快信用体系建设,建立互联互通的全国信用平台。”

  目前,银行不抽贷、降低项目资本金标准、融资平台大力度清理暂缓、稳定楼市等政策,是基于“三期叠加”、传统动力过快下滑冲击转型空间而实施的托底“稳增长”权宜之计。打着“稳增长”旗号继续依赖楼市和固定资产投资并不长久,传统经济“去产能”亟待加速推进。□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 李宇嘉

  “总的来说,转变职能是关键,政策落实是重点。”马名杰说,“要在坚持改革的大方向下,全面推进各项政策的落地,重点抓政策的细化和落实。要在政策的条条款款上落实改革精神,让政府职能转变落到实处。”

  文津圆桌论坛是由政府、智库、业界和媒体共同参与的“公共政策智慧众筹平台”,旨在通过各方人士的交流与讨论,对相关改革政策提出建议。(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