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个孩子究竟有多难? 禁用剧毒农药是限制也是保护

作者 即时比分 浏览 发布时间 17/04/18

    据市卫生部门统计数字显示,玉林市目前有育龄妇女近160万。按8%的比例估算,我市约有16-24万对不孕不育夫妇,市妇幼保健院生殖与遗传科副主任何娟表示,不孕不育患者多因“羞于口”或寻找偏方盲目治疗,使孕育之路更加艰难。

    日前,记者在市妇幼保健院不孕不育专科诊室看到,许多育龄女性带着一脸愁容等待就诊。蒋女士就是众多患者之一,她与丈夫结婚将近10年,一直未育有儿女,前些年因丈夫在外地工作,耽搁了孕育宝宝。想着自己都快40岁了才开始着急起来,可“孕气”不佳,一直没有成功怀孕。蒋女士觉得不孕这事难以启齿,不愿到医院就诊,这事便一拖再拖。近期,她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摆脱不孕的“包袱”。市妇幼保健院生殖与遗传科副主任何娟称,每月前来就诊不孕症的新患者可达几十至上百例之多。看不孕不要难为情,不孕症越早诊疗越容易成功,年龄越小治疗后越容易妊娠。引起不孕症的因素很多,及早就诊才能找准病因,对症治疗。

  千万不要忽视农药残留的危害。农药残留在人体内,对健康造成了危害;残留在土壤和水体中,对环境造成了重大污染

  □乔杉

    妇科疾病是“罪魁祸首”

    “以就诊情况而言,目前以生殖道炎症导致不孕所占的比例最多。”何娟解释,因女性的子宫与阴道及输卵管是一个连通器,阴道作为连接子宫与外界的管道,一旦其中的菌群失调,受感染,产生炎症,会引起子宫内膜炎乃至盆腔炎。且很多盆腔炎症隐诺,不治疗,或急性盆腔炎治疗不彻底转化成慢性炎症,病情迁延不愈,导致输卵管功能消失,不能正常检拾卵子,使不孕症发生。子宫是孕育宝宝的摇篮,一旦子宫内膜有炎症,则胚胎在子宫内膜不能生长,导致不孕。

  对于剧毒、高毒农药的使用,要有严格限制了,4月20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三审稿提出,国家鼓励和支持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推动剧毒、高毒农药替代产品的研发和应用,加快淘汰剧毒、高毒农药。剧毒、高毒农药不得用于蔬菜、瓜果、茶叶和中草药材(4月20日新华网)。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农科院小麦研究所所长许为钢,曾经抛出一组数字:我国农药使用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5倍,目前一年使用175万吨左右的各种农药,其中七成进入土壤、空气和水域中,只有三成直接作用于目标生物体。而在化肥使用上,实际用量平均超过440公斤/公顷,单位耕地面积化肥用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

  千万不要忽视农药残留的危害。农药残留在人体内,对健康造成了危害;残留在土壤和水体中,对环境造成了重大污染。如果我们一方面投入大量的精力和财力用于自身健康和环境保护,另一方面又放纵农药残留的存在,岂不是在往反方向做无用功?从这里可以看出,蔬菜瓜果禁用剧毒农药,这是一种必要的限制,农业生产面临着新的调整。

  其实,这对农业生产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保护?常到农贸市场买菜的人,都有一套自己的“买菜经”,其中一个就是买菜要买带虫眼的菜。特别是买叶菜,如果没有虫眼,品相越好越不能买。原因是如果菜被虫子咬过了,说明农药用得少;反之,没有虫眼,把虫子都毒死了,说明农药用得多。曾经的害虫,一不小心“废物利用”成了农药残留的标尺,这个冷笑话从一个侧面表明,当前在市场上,农药残留问题比较严重,人们十分关切。

  消费行为是受消费心理驱使的。不要忽视这种消费心理的变化,特别是对农药残留的恐惧。随着更多的人重视农药残留,以及检测技术的进步,以后人们进农贸市场,很可能左手拿秤,防止短斤少两;右手拿试管,防止农药残留。而且,现在监管层对农药残留也越来越重视。农业部在2012年曾经公布一项数据,我国制定了322种农药在10大类农产品和食品中的2293个残留限量,较之2012年之前有大幅度增加。这也意味着,农产品如果不能有效控制农药残留,将越来越没有市场,也很难进入市场。

    年龄越大,受孕越难

    在不孕大军中有着这样一个群体,迫切想孕育宝宝但却因为年龄方面的因素显得无奈,这是年龄超过35岁以上的女性的共同心声。“女性年龄越大,生育能力越降低,容易出现难受孕的情况。”何娟指出,女性的年龄超过35岁,卵巢内的健康卵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到了50岁,多数女性体内的卵子都将消耗殆尽。当女性体内的卵子都已基本耗竭时,便出现卵巢功能衰竭,此时出现绝经,雌激素的分泌也会停止,女性的激素水平会因为卵子的质量下降而不足,影响生育能力。同时,年龄也会影响到男性的生育能力,主要导致男性精子质量及性生活频率的下降。且有些育龄夫妻因各方面因素如工作压力及生活压力等,选择性生育、受孕,随着年龄的推移,生育能力受到影响。

  何况,今天的农产品市场也是一个全球化市场,时刻面临国际市场的竞争。日本“肯定制度列表”规定的农药限量标准,达到62410个。曾有报道称,一根大葱要出口日本,必须进行200多项农残检测。这么严苛的国际市场,如果不能控制农药残留,如何才能走出去?而且,现在不少国外优质农产品已经走进来,到了我们的身边。如果在农药残留上落后于国外产品,就连“家门口的竞争”,我们也可能输掉。

  由此说来,瓜果蔬菜禁用剧毒农药,是限制也是保护。必须看到,在环境压力和食品安全倒逼下,现在市场需求和形态都已经进入了新常态,农业生产也要适应这种新常态,控制使用直至完全不使用剧毒农药,推动农业走绿色发展道路。这既需要农民转变认识,更需要堵住源头,控制减少剧毒、高毒农药的生产、销售和使用,开发更多新型生态农药和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