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三峡总公司官员被控索钱帮人中标 7旬老汉非法制造买卖黑火药获刑10年

作者 皇冠新2 浏览 发布时间 17/05/18

  曾任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机电设备制造质量总监办公室主任饶道群,被控伙同北京华盛凯瑞科贸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军,利用职务之便,接受上海福伊特水电设备有限公司的请托,为该公司中标溪洛渡项目提供帮助,并以“咨询费”名义索要钱款394万元,其中饶道群分得赃款206万余元,李军分得赃款187万余元。

  今天上午,涉嫌受贿罪的饶道群和李军在二中院受审。在法庭上,饶道群不认罪,他的辩护人为其做无罪辩护。据悉,饶道群是在退休数年后被抓归案的。

  央广网海口7月22日消息(记者 朱永 通讯员罗凤灵)海南临高70多岁老汉林某非法制造黑火药,卖给杂货店老板娘出售。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非法制造、买卖爆炸物罪,一审判判处林某有期徒刑10年。宣判后,林某不服,提出上诉。近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林某与颜某(另案处理)的丈夫是旧相识,2014年初,林某到临高县南宝镇颜某经营的杂货店聊天时,提到自己会配制黑火药。颜某说:“我这经常有人过来问要买黑火药,要不你回去制作一些黑火药过来给我卖。”经协商,由林某制造黑火药卖给颜某,再由颜某出售。自2014年2月份开始,林某在家中非法制造黑火药,然后分装成16包卖给颜某,供颜某对外销售。7月16日,民警在颜某的杂货店查获黑火药16包共重7.84公斤。

  庭前 受审法庭 曾审过多名铁道部高官

  现年72岁的饶道群是湖北武穴人,大学本科文化,曾任原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机电设备制造质量总监办公室主任、机电工程部质量总监、溪洛渡水电站水轮发电机组及其辅助设备采购项目评标委员会技术专家组副组长。

  因涉嫌受贿罪,饶道群于2013年10月1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8日被逮捕,同年12月27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对其撤销逮捕,当日二分检对其取保候审,经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5年1月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再次逮捕。

  现年52岁的李军是山东蓬莱人,高中文化,北京华盛凯瑞科贸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

  因涉嫌受贿罪,李军于2013年10月1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于同年10月28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同年12月27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对其撤销逮捕,当日二分检对其取保候审,经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5年1月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再次逮捕。

  两人今天在二中院第三法庭受审,该法庭曾经多次审理过贪官受贿案,包括铁道部窝案中的张曙光及情人女歌手罗菲、苏顺虎及妻子叶晓毛、闻清良及情妇钟华等。

  据了解,案发前饶道群已退休数年,2013年11月起饶道群接受纪检部门调查。

  三峡集团的机电工程部成立于1995年,公开资料显示,饶道群初期担任部门副主任,后升至主任后退休。

  检方指控 帮人中标 索“咨询费”394万

  市检第二分院起诉称,饶道群伙同李军,于2006年至2011年间,利用饶道群代表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参与溪洛渡项目招标前期准备和机组评标等工作的职务便利作案。

  两人接受投标单位上海福伊特水电设备有限公司的请托,为该公司中标溪洛渡项目提供帮助,以“咨询费”名义索要钱款394万元,饶道群分得206万余元,李军分得187万余元。

  检方认为,饶道群、李军利用饶道群的职务便利,索取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应以受贿罪追究两人的刑事责任。

  庭审现场 李军:饶道群帮忙介绍工程

  上午10点,庭审开始,饶道群和李军被带进法庭,饶道群上穿白色圆领衫、下穿黑色短裤,头发基本全白了。走进法庭看到旁听席上的家人和朋友,饶道群点点头打招呼。

  李军表示,我觉得我不是受贿,“有这个事,我对罪名有异议。”

  李军说,2006年左右他认识了饶道群,当时饶道群已经退休了。“我公司具体的成立时间已经不记得了,法定代表人是一个朋友,公司是在跟饶道群认识后成立的。我是实际控制人。公司主要做机电设备的中介服务,除了溪洛渡项目外,还做过一些小项目。”

  李军说,他根本不懂机电方面的知识,公司也没有相关的技术人员,“只是做相关商务咨询,和上海福伊特水电设备有限公司的合作,是和该公司唐某谈的,我知道饶道群退休前是三峡公司的,我跟他说,希望他能介绍一些企业给我。”

  “饶道群确实给我提供了帮助,他给了我上海公司负责人唐某的电话。”李军说,这个项目2007年正式招标,他在2006年听饶道群说起,就说自己想做这个项目,而此前,李军并不认识唐某。

  李军说,“我跟唐某说我认识饶道群,他会帮助唐某公司提高中标几率。我跟唐某谈了两次后签订了咨询协议,约定中标后,按照千分之0.4的比例收取咨询费。之前我没有做过机电方面的咨询,合同签订不久,我就跟饶道群说签了合同。我没跟饶道群说具体给他多少钱,但我告诉他,不会亏待他,挣了钱会给他的。”

  在法庭上,李军表示自己的公司没给上海这家公司提供过什么服务,因为上海的公司规模很大,“但是我不知道饶道群是否给这家公司提供过帮助。”

  李军说,最后这家公司中标了,但是唐某认为中标金额过低,提出以前签订的咨询费高了,实际支付的时候钱少了,“他们认为凭借自己公司的实力,中标金额应该在100多亿元,但实际才中标了10多亿元。一开始他们不想给中介费,后来谈了多次,最后该公司给了中介费,但是降低了金额,应该是按千分之0.3给的,分两次给了394万元。”

  据了解,上海这家公司是所有三峡中标单位中中标金额最低的,中标金额为10多亿元,而其他公司中标金额远远超过了上海的公司。

  称花200万 向饶道群买红木家具

  “这394万元钱全部都被我占有了。”李军说,拿到钱后,怎么花了他已经不记得了,但其中给了饶道群一张50多万元的支票,“因为当时他买了一套红木家具但钱不够,向我借钱。但是从2009年到现在6年了,他一直也没有还钱。”

  对于为什么没还钱的问题,李军说,“我看这套家具很好,就说我想买,我就跟饶道群说了,后来我又给了他100多万元,加上以前的50多万元,因此前后一共200多万元给了饶道群,算是我从饶道群手里买这套家具的钱。”

  李军说,当时他看到饶道群买的家具挺好,自己也非常喜欢,再加上红木家具升值很快,所以他从饶道群手中买下这套家具,但是因为自己家一直在装修,因此家具也一直存放在饶道群家里。

  “从你给钱后将近2年里,家具你一直都放在饶道群家里吗?”公诉人问。“是,我一直都没有拉走,我家里没地方。”李军说。

  饶道群:不属实 我应该无罪

  在庭审中,饶道群说话声音洪亮,神情平静。

  “不属实,我应该无罪。”饶道群说。

  检方指控,饶道群的受贿事实是在他退休后返聘回来的时候发生。饶道群称他是1995年调到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机电设备公司工作的,2004年底调到北京,2007年4月退休,之后在技术委员会做顾问。参加了部分招标工作。

  饶道群说,自己参加了水文发电机组的招投标工作,投标单位一共4个,投标单位可以和专家们面对面直接谈自己公司的情况,都是公开的。

  饶道群说,李军给自己帮了很多忙,“2005年我得了急性糖尿病,很重,期间看病、找专家等都是李军帮忙。后来出差每次也是李军接送,再加上自己想在北京安家,都是李军帮忙出力。李军曾一再要求我给他介绍一些业源,在我任职期间我都没给他介绍,后来快退休时,我给他介绍了上海这家公司。”

  据饶道群表示,他跟上海公司的唐某是1995年认识的,“我没有考察过李军公司的实力,这是我的失误。”饶道群说,在公开场合下,唐某说过他公司招投标时请我帮忙,我认为这是一句玩笑话。“2007年因为李军一再要求,我就随意介绍了上海公司,我给唐某打电话,说北京一家公司想认识一下唐某,唐某说那就让李军去见他。”

  饶道群说,他干了机电部主任、副主任10多年,知道不得私下跟招投标公司接触。上海公司是我随意介绍给李军的,后来李军告诉他和唐某签订了协议,“李军说挣到钱了,问我要不要,我明确说不要。”

  称买家具的钱已经退还

  饶道群说他向李军借过钱,但每次都还了,“2009年我买家具向李军借钱,他给了我一张支票,后来我分五六次将钱还了。2011年,他看到我这套家具提出想购买,此后,他一共汇给我150万元,后来因为他家小,家具一直在我家放着。”

  后来一次,饶道群曾到原三峡总公司李总的办公室聊天,对方说不让他拿这个钱,饶道群说,“我就跟李军说不卖家具了,说好了150万元将家具回购回来。于是2013年上半年,我分两次将80万元和70万元给了李军,李军两次都写了收条。”

  “为什么90万元买的家具,两年后却以150万元卖出?”公诉人问。

  “因为市场上红木家具价格长得很多,而且这个价格是我俩协商的结果。”饶道群说。“这150万元钱我确实还了。”饶道群反复强调。

  饶道群说,自己在对投标单位打分时,他给唐某的上海公司打的分数不是最高的,他打的最高分是另外一家公司,“我在评标工作中,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要照顾上海唐某的公司。”(记者 洪雪)

  海南二中院经审理认为,林某违反国家对爆炸物的管理规定,在家中非法制造黑火药7.84公斤并出卖给颜某对外销售,危害公共安全,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买卖爆炸物罪。鉴于林某年事已高,且患有疾病,具有坦白情节,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遂作出上述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