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400万高利贷还贿款 4万余元存款被莫名划走

作者 全讯网首页 浏览 发布时间 17/10/10

  怪!借400万高利贷还贿款

  深圳市第二职业技术学校原校长吕静锋昨被提起公诉

  榕一市民卡不离身

  4万余元从第三方支付渠道被盗走

  导语:

  翻开吕静锋的履历,可以用“辉煌”二字来形容:拥有博士头衔的他,29岁时已是宝安区松岗中学校长,之后又从宝安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做到市第二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并先后荣获过 “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 “深圳市十佳优秀校长”等荣誉称号,甚至在落马前的几个月,他还荣获了“黄炎培杰出校长奖”。他在职业教育上的成绩有目共睹,所带领的学校也先后成功申报国家中等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示范学校。他在“吕静锋名校长工作室”的“导师寄语”中写道:“做一个好校长、名校长,是我一生的追求和梦想”。

  然而,这样一个深圳教育界的明星校长,最终还是栽在了权力监管的失控上面。当吕静锋涉贪被查时,了解他的人都为他甚是惋惜。

  昨日,深圳市第二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吕静锋被检方以涉嫌受贿罪提起了公诉。起诉书认定,吕静锋涉嫌收受好处费共计人民币600余万元。

  检方的起诉书中,曝光了吕静锋的一系列受贿事实。还披露,吕静锋知道纪检部门开始调查自己后,跑去找高利贷借了400万元人民币归还贿赂款。

  “校园智能化”项目收好处费440余万元

  起诉书指控,2011年2月,深圳某科技公司老板史某,为了承揽二职校的“校园智能化”项目,专门找到吕静锋并送上5万元人民币,希望吕静锋能多关照,并约定好如果该科技公司中标二职校的项目,都会按照项目金额15%的比例给好处费。事后吕静锋安排按照该科技公司的条件设置了该项目招标文件的商务条款部分,从而使得该科技公司在竞标中占有优势,并如期中标了二职校的智能化项目。之后,史某的公司又多次接到了二职校的采购及工程项目等。

  据统计,自2011年2月开始,史某的公司在吕静锋的关照下总共承揽了二职校17项工程,总金额达2000多万元。而吕静锋,也如约从史某处收到好处费人民币440余万元。

  帮房东承租楼房作学校宿舍笑纳感谢费

  据悉,吕静锋作为校长,无论是在宝安职校还是二职校,校内的各项工程、各份合同,基本上都是他倾向于给谁,那就是谁的。

  起诉书指控,在吕静锋任宝安职校校长期间,宝安职校想在学校周边承租几栋楼房作为学校宿舍,郭某恰巧在学校附近有两栋农民房,于是就找到吕静锋,希望学校能承租他的房子,吕静锋没有马上答应。后吕静锋向郭某提出想借15万元人民币,郭某赶紧将15万元转到了吕静锋提供的银行账户上。不久,吕静锋即安排学校租下了郭某的房子,对这笔15万元人民币的“借款”双方就心照不宣了。

  吕静锋任二职校校长期间,某科技公司老板陈某想要承揽二职校的电脑维护外包项目,找吕静锋帮忙,吕静锋就安排该项目招标文件的设置上作条件倾斜,最后该公司顺利中标该项目。事后,吕静锋先后收受好处费35万元。

  有时候,“感谢费”就隐藏在看似平淡的日常交往中。某老板陈某为了感谢吕静锋在二职校承租其房屋作学生宿舍上的帮助,趁吕静锋参加深圳市校长研修班出去美国培训之机,前来“表示”一下。于是,吕静锋又“笑纳”了这1万美元。

  招聘教师一个在编岗位收受10万元

  作为二职校的党总支书记、校长,多名证人也反映“学校的一切事情由吕静锋说了算”。起诉书指控,2012年下半年,二职校要通过事业单位考试招考一批在编老师,时任临聘老师的刘某希望学校能根据其条件设置招考岗位,于是就通过中间人找吕静锋希望给予关照,并将刘某的个人简历及10万元人民币现金一并送上。果然,吕静锋将刘某简历拿给人事处,交代“重点关照”,学校人事处就按照刘某简历上具备的条件为其设置了招考岗位,使刘某具有了参加招考的资格和优势。可惜刘某笔试成绩不太理想,考虑到面试环节学校会安排人员作为面试考官,于是再次给吕静锋送上10万元,并最终确保了其通过招考转为在编老师。

  送钱后能转正成为在编教师,校内多名临聘老师也都如此效仿,在数次招考在编老师中,二职校的临聘老师李某、张某、邓某等,均将人民币10万元和个人简历通过中间人送到吕静锋手上,于是吕静锋均安排“重点关照”,为其设置招考岗位,让他们顺利通过考试成为在编教师。

  大学生就业都希望能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于是全家都会运用上资源,某大学毕业生刘某,其家属找到吕静锋帮忙,吕静锋将其先安排到二职校实习,后又安排其通过应届毕业生招考转为正式编制老师,于是刘某的家属为其送上感谢费人民币8万元。而另一个稍晚毕业的学生刘某就没那么幸运了,虽然吕静锋也从中收到了人民币10万元,让刘某还没毕业就在二职校做上了代课教师,可惜刘某在之后的招考中未能考取,吕静锋就已经“出事”了。而想来实习,也需要“仰人关照”,2014年初,蔡某也找到吕静锋,希望安排其一个亲戚到二职校做实习老师,吕静锋予以安排,为感谢吕静锋并希望继续帮忙转为临聘老师及在编老师,蔡某给吕静锋送上人民币10万元。

  借高利贷归还贿款 假借条都成了“呈堂证供”

  2013年4月份,涉嫌向吕静锋等人行贿的史某,被纪检部门要求协助调查,吕静锋知道后大为紧张,甚至整夜睡不好觉。在史某出来时,他赶紧找到史某表示要将好处费退还,于是退给了史某现金340万元,另转账了100万元。据悉,由于吕静锋从史某处收受的巨额好处费有的用于“炒楼”、有的正用于家属周转,一时拿不出来,于是吕静锋慌乱中找朋友去借款,可是朋友也拿不出如此巨款,便带吕静锋去找了一家民间担保公司,贷出了人民币400万元。

  为了掩盖自己收受好处费的性质,吕静锋还多出一个心眼:经常向人打借条。在招收在编教师过程中,吕静锋收受了多名临聘教师的好处费,但为了逃避法律追究,吕静锋往往又打上一张假借条,放在中间人手上。而案发后,中间人将这些假借条都交给了检察机关,成为了“呈堂证供”。

  【检察官点评】

  作为一名有理想、有抱负的名校长,吕静锋为何不珍惜自己的“羽毛”,却在各项采购、工程中收受巨额回扣?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包俊对此解释说,作为校长的吕静锋多年主持全面工作,他从心理上已逐步将收受回扣的不正常当成了正常,“甚至在他的眼中,这就是通行的潜规则。心理上一旦堕落了,行为上跟着也就堕落了。”

  -记者 杨剑峰

  银行卡未离身,账户内4万余元却不翼而飞。在福州台江做生意的李先生近日遭遇了银行卡账户被盗刷的情形。记者了解到,该账户资金是被不法分子通过第三方支付渠道采取“蚂蚁搬家”的方式分37次盗走。在交易过程中令人费解的是,银行提醒短信和手机验证码均被拦截转发到不法分子手机上,客户无法及时得知从而错过及时冻结账户的机会。

  4万余元存款被莫名划走

  读者李先生在台江做生意,平时业务有款项往来,此前他申办了一张银行卡,为了方便资金查询、转账,他开通了网上银行业务,并配套申请了U盾。每次资金汇款需插入U盾才能完成。2015年7月30日14时许,生意上的客户汇了一笔40775元的款项给他。汇款人当时没有打电话和短信告知。在此之前李先生的银行账户余额约为100多元。

  李先生称,他几乎每天都会登录网银查看资金余额。7月30日当天18时许他登录网银查看账户余额,发现没有变化,他以为对方仍未汇款,就没有在意。8月5日汇款人打电话告知他钱已转账,此时他才意识到资金被盗,赶紧报警并挂失银行卡。银行账单显示,被盗资金总额为40828.2元。李先生说,他的银行账户未绑定第三方支付等业务,而且过往每次账户资金有变动,银行就会及时发短信提醒,但此次他均未接到资金余额变动的短信。

  资金被分37次“蚂蚁搬家”式盗走

  察看银行账单明细,李先生发现资金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被逐笔小额转走。记者在李先生提供的明细单上看到,李先生账户在7月30日当日汇款收入后不到10分钟,一笔500元资金就通过财付通第三方支付公司划走,约过20分钟,第二笔1000元资金又通过该第三方支付渠道划走。

  该过程持续1天多,一直至8月1日11时许结束,最后一笔1700元资金由北京通融通信第三方支付平台划走。盗刷金额最小的一笔为100元,最高的一笔为3666元。据银行核实统计,李先生账户于2015年7月30日至8月1日期间通过深圳市财付通科技有限公司、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公司、中移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北京通融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天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网银在线(北京)科技等第三方支付公司共划走了37笔,金额合计40828.2元。

  令李先生费解的是,此前他未开通第三方支付业务,而且开通第三方支付或者转账,也需要短信验证码,但在盗刷过程中手机一直未收到短信。经查,银行等短信在盗刷过程中被拦截,均被转发至不法分子的手机上。李先生拨打这个来自广州的手机号,但该号码已过期。李先生说,8月5日时银行短信提醒功能才恢复正常。

  只有1500元可申请退回

  事发后李先生第一时间找到银行。银行让李先生找第三方支付公司解决,并提供了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客服电话。李先生及时逐一拨打各家公司电话,其中一家支付公司共涉及2笔交易,金额为1500元。这家公司在接到投诉后让李先生提供相关材料申请退款,其余5家则称资金已被划走,无法退款。

  记者就此联系该银行,相关人士称,经核实,初步判断是客户手机中了病毒,验证码短信被屏蔽并被转发至不法分子手机上。记者随后联系了网银在线公司,公司李经理对此解释称,客户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绑定银行卡,在输入账号、身份证号和手机号等信息时,银行端会进行核实,如果信息一致,第三方支付就可开通。不法分子应是掌握了李先生的有效信息后开立第三方支付业务,然后小额转走账户款项。

  记者昨查询发现,除了传统获知银行账号和密码后克隆银行卡进行盗刷外,眼下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悄然卷走客户资金的案例也时有出现,第三方支付渠道已成为盗刷的新渠道。据了解,不法分子盗取资金的流程为:先通过各种渠道购买客户的网络交易记录和信息,获取储户的卡号、身份证和手机号,然后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以储户名义开立第三方支付账户,并绑定银行卡。银行系统验证储户信息正确后,第三方支付平台会发送动态口令到客户手机号上,用户再输入正确的手机动态口令进行确认。短信密码验证这一步骤非常重要,但现在有的犯罪分子利用伪基站向手机植入木马病毒,拦截了本该发给储户的动态口令以及交易验证码。这使得储户手机未能收到短信,一时没能发现被盗刷。

  另外,第三方支付平台讲究快捷便利,发卡银行与第三方支付平台间多为默认开通方式。因而只要不法分子获得持卡人的银行卡号及手机号,通过向持卡人手机发送不明链接,诱使持卡人点击后将病毒植入手机,病毒软件将每次快捷支付的短信验证码截取后转发给不法分子,就可以进行多次小额支付交易,且不易被持卡人发觉。

  律师称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应承担责任

  “作为学校名符其实的一把手,名校长吕静锋在学校里各项事务都说了算,权力欲已经膨胀起来。且这种一把手说了算,与监督制约的跟不上,成了一种恶性循环。这几年又是深圳教育的扩张期,学校因扩建,在工程、采购、招考教师等方面有很大的需求,容易滋生权钱交易。权力握在手中,又缺少有效的监督与制约,往往就会失控。”

  文/广州日报记者王纳 通讯员汪林丰

  资金接二连三被盗暴露出第三方支付平台的风险管理问题。对于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解释,王先生难以接受。他说,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有严格审核客户信息和保护客户资金安全的义务。快捷支付仅凭个人相关信息就能开通,此举虽然便利客户,但现在短信验证码也能被拦截,这使得客户资金安全没有保障。此前就有类似盗刷案件,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应引起重视,加强管理并采取措施加以防范,而不是每次出事后都是以客户没保管好个人信息为由推托。

  建达律师事务所阚小冬律师说,有别于传统账户资金被克隆盗走,新型盗刷是利用第三方支付易开通的漏洞以及短信被拦截的高科技犯罪手段实现小额资金“搬家”。他个人认为,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有保管客户资金安全的义务,在未经客户真实授权情况下就被轻易开通第三方支付,两者存在一定的过失,理应承担相应责任。此外,在频繁遭盗刷背景下,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应加强管理,有义务提升安全防范措施。

本文转载于太阳城娱乐城,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